愤怒中变强大 乐团暴女袭港

时间:2020-07-10 作者:

 

愤怒中变强大 乐团暴女袭港 白目魅力——「暴女」主唱高小糕(中)、鼓手小光(右)与贝斯手范仲瑜(左)。(添翼创越工作室提供)愤怒中变强大 乐团暴女袭港 高小糕——女主唱高小糕在舞台上肆意地以身体带动音乐。(添翼创越工作室提供)愤怒中变强大 乐团暴女袭港 愤怒中变强大 乐团暴女袭港

台湾媒体多称白目乐队为「暴女庞克团」,主唱高小糕一头彩髮,大方以身体带动音乐。乐队名字已够吸引眼球,「白目」在台湾俚语中是骂人的话,为何取名「白目」?高小糕说:「因为我一开始在玩音乐的时候是一个很庞克(punk)的妹子,那时候我听的音乐都是国外比较bomb的庞克,觉得玩音乐要不符合框架。」这个2004年成立的乐队将在1月底来到香港,展示台湾的暴女气势。

白目乐队第一张专辑kiss your eyes获得了台湾第二十二届金曲奖最佳专辑包装奖,至于获奖原因,高小糕称也许因为当时参加金曲奖都是比较主流的艺人,「我们应该是裏面最有态度的乐团,无论是专辑设计核心和音乐本身」。高小糕裸着上半身拍摄了白目第一张专辑封面,这样鲜明的态度在当时的台湾乐坛不能不说是一个「异类」。本以为获奖之后会有更多的机会发展音乐,白目却有成员离队,高小糕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:「因为玩音乐不算是很稳定的工作,当时的乐队成员有其他的生涯规划,就去工作了。」

变动并没有改变做音乐的心,2011年底,白目发行了卡带EP《死男孩》。卡带,听起来像是许久以前的存在,逆流而上成为白目与众不同的音乐态度。鼓手小光的加入让白目重新出发,音乐风格开始转换。现在的白目成员除了高小糕、小光,还有贝斯(低音电结他)手范仲瑜。白目签约「添翼」之前,他们以「活动合约」的形式与台湾indie厂牌合作。

因为原成员离队等原因,白目第二张专辑《可笑的一天 新歌+精选》2017年才姗姗来迟。鼓手小光说:「白目第二张专辑跟第一张专辑的编曲和内容差很多。」

白目跨界,与艺术家、乐团合作,穿梭在不同的音乐类型和表演模式之间。小光续称:「我们在街头演唱,看看回到最原始的方式,会有什幺新的可能。所以,中间走了很长一段路,才做出第二张专辑,可能跟第一张专辑给大家的印象很不一样。」白目第一张专辑是比较直接的摇滚乐,贝斯手范仲瑜说:「第二张加了很多尝试的声音、特别的编曲方法,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比较实验性质的。」

新专辑介绍说:「当我们用愤怒掩盖脆弱时,我们也因脆弱而强大。」

台语唱出不协调音阶

高小糕觉得这像白目现在的人生态度,「在生活中我们必须面对自己脆弱的时候,以前我们只能用愤怒的方式处理脆弱」。问及音乐风格是否因此比较愤怒?高小糕说:「早期的音乐风格比较『愤怒』,对生活和生命有一个不满的状态。久了以后会发现,我们因为这些不满的状态持续成长。」

今次的主打歌《可笑的一天》是用台语唱,高小糕解释:「我一直想做no wave风格的音乐,不协调音阶的歌曲,感觉上跟台语发音的韵脚比较像,国语只可以发四个音,而台语可以发一些入声。」

发掘音乐与人的关係

白目刚成立时的2004年,高小糕认为那是台湾独立音乐圈一个比较草莽的时期,现在与白目同一个时期的乐团,技术上变得很专业。「现在自己有什幺不懂的地方,会去请教一些音乐上的老师。」白目是金牌音乐製作人锺成虎旗下的乐队,锺成虎建议白目应该多发掘音乐与人的关係。高小糕讲起白目音乐现在的转变:「我们之前都是做自己喜欢的音乐,现在做音乐时会把人、观众纳入自己的心,作为音乐人,我们听的音乐类型很多,有的也很刁钻,怎幺能把自己的想法放在音乐中,让大众可以听得懂,这对音乐人来说是很重要的。」白目乐队历经团员分合,最后还是选择继续往前走,挑战随之而来。小光说:「以前就是写歌、表演,随着时间变久,胃口也会比较大,希望弄一些更不一样的东西,我们很enjoy那种烧脑的状态。」

香港是白目巡演的最终站,乐队之前已经跑过别处,例如西班牙、泰国。「这次演唱的歌我们都有重新编曲,会跟专辑中的不一样。」

■白目乐队《可笑的一天 A F×××ing Day》香港演唱会

时间:1月26日晚上8:00

地点:香港油塘崇信街6号1楼TTN This Town Needs

票价:$280

查询

文:彭月编辑:陈淑安

电邮:culture@mingpao.com

 

围观: 788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